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建之窗

科学家说能发明出忘情水了,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时间:2017年09月14日 00:15   浏览:219   来源: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你有没有试过喜欢的人不喜欢你每天跟别人打情骂俏,嫉妒使你丑陋使你扭曲使你质壁分离?有没有试过分手之后大晚上睡不着觉躺在床上眼泪哗啦啦啦流,想起苏格拉底曾经说过想哭的时候就倒立这样眼泪就不会掉下来?

啊,没有啊。

那你有没有那种闺蜜,打电话给你哭得稀里哗啦控诉渣男怎么家暴怎么劈腿怎么为所欲为,你气不打一处来叫她不要在垃圾堆里找男友,两天后他们和好如初而你里外不是人?

那你有没有看过情感微博,有没有收藏过情感小句子,有没有被恋爱故事感动得痛哭流涕?各大情感树洞下路人们心急如焚,疯狂劝分,但是结果是一般投稿的人都不会分?

@情书 /weibo

人类啊,就是这样一种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生物,刘德华二十年前就唱了,啊哈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夜不流泪。

情伤在许多文化中依然是一个独特的印记,甚至会成为一个用来炫耀的谈资。

但是,想想你那个爱渣男爱得死去活来又天天找你吐槽、一天一分手隔天一求和的闺蜜,想想丧偶之后一蹶不振酗酒抽烟不省人事的大叔,想想那些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你的心中满是伤痕的人们,是不是觉得,苍天啊大地啊,给我一杯忘情水,堵住我闺蜜的嘴?

那么,问题来了(敲黑板), 如果真的有忘情水,如何呢?如果你有情伤,你会喝吗?

科学家:目前的科技水平,其实可以造出一种忘情 ( anti-love ) 药丸。

" 情不知所起 " 是自古人类的终极小情绪,是复杂而难以言说的。但是说白了,爱情不过就是一种神经生物学上的有序过程,是由化学反应控制的。你爱来爱去,实际上都是多巴胺在起作用而已。

而科学家们已经发现,爱情中最关键的部分——情欲,是可以被雄性激素抑制剂、抗抑郁药物和口服纳曲酮等药物抑制住的

现代生物科学如此发展,一颗药丸能让你变大变小变漂亮。在神经科学家眼中,其实爱情啊,就跟抑郁症、躁狂症、人格分裂一样,是可抑制可治疗的。

科学家:

在《伊丽莎白与斯图亚特王朝早期的生理学 " 爱 " 观念(The physiological conception of love in the Elizabethan and Early Stuart drama)》文章中,作者提到早期人们对于这种爱来爱去伤心欲绝的情况,常见的治疗方法有: 静脉切割手术、放血、多运动、不吃油腻食物、不喝烈酒、以及多喝水。除了切静脉和放血之外,非常养生了。

这种观点只是把爱当成跟感冒发烧高血压一样普通的物理学层面的病,还没有神经学角度的认识,但是也可以想象人类从很久以前开始就饱受情感问题困扰。据微在随便瞎编数据显示,单恋失恋已经同吸猫上瘾、脱发白发、工资太少并称为人类史上的四大首要疾病。

牛津大学的 Brain Earp 教授在各大杂志上发表了多篇论文,详细论述了 以当今治疗强迫症和抑郁的生物科学水平,其实科学家已经完全有能力将这种抑制爱情或情欲的药生产出来。

在实验中,他们成功地通过控制雄性田鼠的多巴胺释放以及雌性田鼠的催产素和垂体后叶加压素,成功地分离了几对田鼠夫妇,从此双方相忘于江湖。

咦,科学家的手中怎么忽然出现了火把?

虽然这种干预并没有在人体上试验过,但是其科学原理应该基本是一致的。

以色列《国土报》2012 年就有一篇报道显示,在拉比或婚姻顾问的授权下,以色列犹太学生可以使用精神病药物来抑制自己的性冲动。美国也会给性犯罪者摄入抗雄性激素药物进行 " 化学阉割 "。

因此,忘情药至今还没有出现,科学家们不是没有能力完成研发,只是他们还处在沉重的道德压力和哲学思辨困扰下,犹豫不决,徘徊不定。

牛津大学教授 Brain Earp 及其团队在美国生物伦理学杂志(The American Journal of Bioethics)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如果我可以停止爱你(If I Could Just Stop Loving You)》的论文(这是一篇正经学术论文,你们歪果仁研究报告的题目居然可以这么狗血?),提出忘情药应该合法化,并且拟了四种可以使用的情况: 1. 这种爱确实会带来伤害,2. 药物使用者需要或者要求使用该药物,3. 该药物可以令使用者经历较低的情绪波动,达到更高的目标,4. 使用者多次自我修复失败。

一位记者苏珊跟踪报道了加拿大一对新婚夫妇的家暴事件。女方患有严重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在离婚后 1 年仍无法忘记对她施暴的前任。 这种情况,以及自觉并痛苦的恋童癖、德国骨科等,都会对这种情感抑制药有一定的需求。

当然,对此也有反对的声音。

美国维克森林大学教授 Kristina Gupta 在同一期刊上发表论文表示,这种药物可能会对性取向与性关系的多元化造成威胁。例如,双性恋者有可能在喜欢上同性的时候选择服用这种药物,将情感掐死在襁褓里。Gupta 提出,如果这种药物合法化,那对社会环境的要求很高,且医生有责任向请求服用此药物的病人科普性取向多元化的知识。

如果这种药物通过了 FDA 的审查,那大概需要再经历 10-12 年的试点实验和科学、法律流程之后才会正式出现在市面上,到时候可能会像今天的抗抑郁药物一样作为处方药售卖。

在神经影像、神经生物学、脑模拟等科学研究日益进步,我们可能会有一天,靠着药物、生物芯片甚至营养食品就能科学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了,甚至可能会毫无副作用。

不过想一想,其实也挺细思恐极的?万一大家以后那么先进了,岂不是没有催泪情感故事可以看了 …… 也没有闺蜜深夜夜聊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