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校频道

苗蔚林:片面追求分数的基础教育生态影像及出路

时间:2018年01月13日 08:10   浏览:219   来源:东台市富安镇丁庄学校网站


原标题:苗蔚林:片面追求分数的基础教育生态影像及出路

片面追求分数的基础教育生态影像及出路

江苏 苗蔚林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教育“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发展素质教育,推进教育公平,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又一次明确了中小学教育的几个关键词:立德树人、素质教育、德智体美全面发展。那么,当下的基础教育是什么样的生态呢?按照这样的路子继续走能不能达到教育目的?本文主要以初中教育为例对基础教育的生态影像做一些描绘和剖析。

来看两个镜头:

画面一:天还没亮,学校教室里已经坐满了学生,不仅是住校的学生,包括走读的学生顶着朦胧的月色就来到学校上课,为了什么到校那么早?要一个好分数啊!“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话没说错,可是,这句话只适用于发自内心愿意勤奋的学生,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三更灯火五更鸡”的生活是一种身心的摧残。

画面二:一位教师疲劳地说:今天我已经上了4节课了。为什么,是因为该学科考试分数差,不得不加课补习,一门学科一天上了4节,教学内容是什么?是提高学生的学科综合素养吗?不是,就是应付即将在试卷上出现的题目,除了那些题目,教师别的什么也不讲,直到学生把那些题目的步骤达到能背出来为止。

当下,不少地区对中小学的评价几乎把分数作为唯一标准了,没有上乘的分数就成了低质量的学校,对于城市学校来说,学生家庭普遍有着殷实的经济基础,还有学生的全面发展,农村中小学的学生呢?钢琴?舞蹈?美术?还是体育?有多少家庭愿意拿钱去培训孩子钢琴舞蹈?换个角度看,抓好了美术体育,家长会说这是优质学校吗?有关部门能肯定这所学校的办学吗?

当教育只剩下分数的时候,教师,学生身心疲惫,厌教厌学的情绪布满校园。我们能不能让教育的内容更丰满一些?教育,最简单的解释是“教化培育”,可是,我们今天的教育还有教化吗?还有培育吗?没有了,因为,今天的教育,特别是在以“片面追求分数”为主要内涵的背景下,教育,已经只剩下分数,成了没有教化灵魂的躯壳!

一、基础教育的生态影像之一:始于片面追求分数的“穷生奸计”

一些落后地区的基础教育在片面追求分数观念的支配下,教育管理者想尽办法,追求符合上级要求的“教学质量”,在他们看来,教学质量就是分数质量。为了完成考核目标,不少教育管理者“穷生奸计”。所谓“穷”,不单指经济发展的穷,主要是指教育观念、教育质量、教学质量落后,不少学校琢磨的教育发展,就是如何考出好分数,有的甚至提出“只要分数上去了,采取什么手段都可以”的口号!

第一、伪课改:营造教育改革繁荣假象

一种被叫做“课改”的发展形态被越来越多的学校标榜,只要分数上去了,就会被称为“课改”。那么,这样一种计谋(或者叫策略)其核心内容有哪些?检索媒体上有关文章,研究一些学校所谓的课改经验,我们似乎能归纳出以下两个方面:

1.都以提高文化学习分数为目的,甚至是唯一目的。不是先研究在尊重学生身心发展规律下采取什么样的方法提升教学质量,而是不要基本素质,不要人品习惯,一切以分数提升为标准。分数提升后,再总结出“ABCD”经验步骤,冠以某名称,就是课改模式。来人听课展示一套,观众走了,拿出另外一套。对学生进行机械知识灌输,变相体罚都被作为经验向参观者传播。普通学校如此所谓课改也就罢了,在闻名全国的某些学校的课改里,我们同样能看到这样的一种操作程序。

2.都为提高学生的学习分数不择手段。主要表现为课改下的学校都在不断延长学生的学习时间,学生从天蒙蒙亮起床到晚上22点睡觉,几乎所有时间都和学习挂在一起,学生成了考试的机器,成为学校提升名气的应试机器。山东、河北等地被报纸捧红的“名校”,俨然就是一所“学习童工”生活的工厂。

在应试与分数肆虐的今天,一些地区的教育管理者就是这样,为了提高分数而用类似的“奸计”建设着一所又一所“学习童工”的工厂,这,已经是不少所谓“优质”学校的标杆。

第二、驱赶学困生:编造反科学虚假数据

保守地推测,初中毕业辍学率应当不低于15%—20%,在有些地区的学校可能更高,不知道有关部门上报的数据是否如此。这些学困生本应当在基础教育的小学、初中阶段全部完成学业,可是,因为学习成绩差,就被驱赶离开校园,走上社会,其中不少成为问题少年,几年之后就成为社会包袱、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

为什么要驱赶学困生?上级考核平均分、低分率,把平均分作为学校教学质量的重要标准,同时要求过低的低分率,那么,基层学校就有“魔高一丈”的办法对付你,只有上级想不到,没有下级做不到的:在参考率与低分率之间,低分率更为教育主管部门关注,所以,学校就明示或者暗示教师采用软性说服、加压逼迫、直接驱赶等各种手段将学困生赶出校门,目标是在考试中达到零低分率,以求得上级的表扬。

我们知道,任何一种数据的测量结果都应当是正态分布的,金字塔的底座是最大的,而且有一定的自然规律,这个规律也不是说用“人定胜天”的努力就能做到的,我们必须尊重科学,不是人为地想当然。一所学校,特别是农村的学校,怎么可能会是零低分呢?如果可以有零低分,只能说明正态分布的科学金字塔是错误的。有关部门的领导“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信了”。这种违反常识的数据都能得到上级表彰,岂不是滑稽?

教育评估,就像当年亩产10万斤一样能被人相信,这样的教育评估意义何在?“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片面追求分数的考核只能催生许多违法违规行为,最终的结果是:学校办学是冷酷无情的,不择手段驱赶学困生。考试数据显示一片大好,其实完全不负责任,留下了很多社会问题。大而言之,就是给国家、给民族的伟大复兴平添障碍。

二、基础教育的生态影像之二:片面追求分数,扭曲了师生关系

片面追求分数导致的问题越来越多,比如,2016年发生的安徽蒙城师生互殴事件,正在进一步证明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人们都在站在不同角度分析问题的时候,似乎忘记了一个重要的东西,那就是这场师生互殴的本质根源是什么。笔者以为,诸如教师严重体罚学生、学生家长殴打教师、学生自杀等经常见诸媒体的恶性事件,根源是学校片面追求分数的主流取向,导致了教育者与被教育者之间的关系不断恶化。表现为个别教师师德沦丧,极少数学生品德恶劣,个别家长素质低下。

片面追求分数,让教师失去了“传道授业解惑”的良好品性,走向强制学生提高分数,使之成为提高自己教学业绩的重要手段。当下,各级部门考核教师,都以能不能教出考出高分数的学生为最重要的标准。教师,特别是主要学科的教师,都在重重分数的压制之下:教育主管部门用考试分数考核学校,校长要教师出分数,家长要教师出分数,教师的良心也要让教师出分数。因为,当下分数已经成为不少地区基础教育的“教育核心价值观”。在施教者教育技能相对薄弱的时候,只有通过体罚与变相体罚、恶语相加等手段把压力传递给学生,造成师生关系日趋紧张,甚至剑拔弩张,以至于出现师生人身伤害。

片面追求分数,让学生失去了上学的兴趣,极端思想的学生越来越多。学校本该是学生学习、生活、成长的乐园,当下的基础教育学校,特别是初中、高中,俨然已经成为制造考试机器人的工厂,学生进入校园,几乎是唯一的事情就是学习,学习几乎唯一的目的就是考试,考试几乎唯一的目的就是要高分。不是所有孩子都适合走金榜题名的路子,甚至只有少部分学生可以名上金榜。但是,当下的教育价值取向,把所有孩子,无一例外的都推上了提名金榜的独木桥。

只要你是学生,你就得爱学习,你就得考出好分数。强扭的瓜不甜,与封建社会的包办婚姻一样,必然会引起他们的强烈反抗,学生反抗的目标,要么是家长,要么是老师,因为这两类是强迫学生过着不开心生活的人。反抗的形式有沉默消极抵制、愤激暴力反击、无奈自杀抗争等。后两种的社会危害性很大,但这样的危害性似乎正在成为一种可怕的准常态,见诸媒体的新闻越来越多,分数,成为造成这种态势的根本原因。

基础教育能不能弱化一些分数的价值?完全可以。笔者曾今就这个问题与台湾教育同行做过专门的交流,台湾的学校管理者谈到:二十年前,台湾的初学教育也是片面追求分数,但如今,从事教育的人们,价值观在逐渐改变,上级部门已经不把分数作为考核下一级的重要标准,这样,分数压力就明显减小;家长也在教育部门舆论的影响下慢慢改变。我们总一种说法:说分数的压力是社会给的,实际,分数的压力都是教育系统内部自己给自己上的枷锁。我们完全有理由、也有可能在小学、初中阶段逐步脱离片面追求分数。基础教育界有一种谬论——没有分数,就无法考核下一级是教育质量,这样的谬论正在统治着从事中小学教育的每个人。

三、基础教育的生态影像之三:家长对基础教育片面追求分数的态度。

在片面追求分数愈演愈烈的今天,在探讨问题根源的时候,不少人都把源动力推给社会,推给学生家长。比如《人民日报》(2013.10.31)就发表过一篇题为《教育改革要从家长教育开始》的文章,多次被有关人士引用作为家长是教育问题源头的依据。其实,文章作者强调的是教育家长仅仅是开始,而不是关键。该文结尾处这样一段话:“教育改革,首先应当从改变家长入手,让家长们明白自己的责任,树立正确的人才观,真正懂得如何引导孩子成长成才。”也就是要家长树立正确的人才观,那么家长到底有没有正确的人才观呢?

为了了解家长的真实心态,笔者在2017年11月对所在学校的815名学生家长进行了问卷调查。通过对调查结果的分析,我们得出了与教育人士几近相反的结论。

1.在学校里一直表现为学习品质优秀的学生,他们的家长把走大学、名牌大学之路作为最终目标,这些孩子的学习压力也是最大的。这样的学生占到调查的20%,这些学生在群体里有着良好的学习品质和学习成绩,也是走金榜题名的料子,家长对他们的期望值很高,希望他们心无旁骛,一心用在提升学习成绩上,最终把成绩考到最优秀。在这20%家长眼里,只有升学才是他们的最佳出路。

2.在学校里学习品质一般,学习成绩一般的学生。这部分学生的家长对孩子也抱有很大希望,希望孩子能考取理想的学校,但对孩子走“大学、名牌大学”之路的期待就比第一类学生家长要小得多,他们更希望孩子能全面发展,有备用的道路可以挑选,他们对孩子的基本要求是:你自己努力,学什么样就什么样,只要你努力了,我们不会埋怨你。这样的家长要占到调查的50%左右,他们对学校的主要期待是:建立有利于学生成长的环境,让学生成绩提升,但同时要给学生更多的其他方面的锻炼机会,希望孩子在校期间,除了学习上,还能在其他方面得到肯定。

3.在学校里表现较弱,学习品质较弱,学习成绩较弱但能遵守校纪校规的学生。这样的学生占到被调查的近25%,这些学生最大的特征是没有特长、为人本分,成绩落后。这一类学生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之心就很弱了,他们对孩子升学不抱有希望,对学校最大的期待是让孩子学到一些文化知识,走上社会之后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养活自己,不求找到最理想的工作,只求生活稳定,没有更多的追求。这样的家长对学校的“分数”持无所谓态度或者有一定的反对倾向,因为他们的孩子不可能有一个好分数回家向他们汇报,分数对孩子的未来可有可无,当学校实施严格的分数教育时,他们就会走向反对的一方。

4.在学校里表现较差,品德较差,成绩较差的“三差”学生,这些学生占到被调查学生的5%,这些学生是学校的问题学生,最大的特点是不喜欢学习,在学校里惹事生非。家长对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想法了,就是想叫学校能帮助家长管教孩子,不惹事,到了能干活的年龄走上社会打工,他们是“分数”的反对者,因为孩子没什么学习技能,也不想学习,家长觉得走金榜题名的路子已经毫无希望。就只希望孩子能长达成人,这些学生在校是学校的包袱,走上社会可能是社会的包袱,也可能是暴发户。对于这些家长来说,学校是孩子长身体的场所,对于这些学生来说,学校是束缚他们的牢笼。

以上,笔者根据自己的调研和了解到的农村初中家长对学校“应试教育”的基本态度做了简单分析,得出的基本结论是:虽然家长都有“望子成龙”善良之心,但只有20%希望孩子走金榜题名的独木桥。50%的家长希望学校不仅仅是抓分数,希望孩子能在分数以外有其他方面更好的发展。有高达30%的学生家长反对分数教育!这些家长对孩子的未来设计比较简单:有基本的文化知识和基本的生活能力,过普通人的平凡生活。职业选择是技术打工者、无技术打工者、农民、小生意人等自由职业者。

看到这些数据,作为教育研究者和教育执业者,是不是想当然的认为家长都是要学校出分数?要孩子出分数?调查数据可以说明的问题是:20%的家长与当下教育管理者持相同观点,即:不管什么方法,有分数就行。一半的学生及家长希望学校不仅仅要抓分数,还要抓好品德教育与其他技能教育,三分之一的学生及家长反对当下的教育方式。那么,“学校‘片面追求分数’的根源是家长”这样的结论来自何处?是不是作为有话语权的教育人用部分学生家长的应试教育观绑架了社会舆论?应当反思的是:作为一名教育人,我们给“片面追求分数”出了多少力?烧了多少火?

四、基础教育的生态影像之四:教育管理者错误教育政绩观

依据上述调查数据,笔者以为,当下,负责教育的官员错误的教育政绩观是导致基础教育出现诸多问题的主要根源。

辩证唯物主义认为:任何事情的发展,内因都是主要的,外因仅仅是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把事物的发展归结为外因起决定作用是完全错误的。所谓“家长期待”导致了教育发展出现了问题,是教育管理者推卸责任、不敢担当的表现,当下基础教育出现诸多问题的根源都来自教育管理者内部。

在一些经济落后地区,片面追求分数的教育在一些地区也飞速发展,正在走到极致,有些地区官员生活的区域,经济发展依然滞后,社会价值观大多还停留在物质和精神双重“温饱”阶段,特别是精神的温饱。这些官员大多从小就发愤读书,脱离农村,步入仕途,都因为有了分数才成为现在的“人才”,以其生活经验认为:不能通过考试这一关的人只能到农村就业,教育只有出了分数,才是成功的教育。没有分数,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只有通过考试能解决孩子未来的出路问题。

经济飞速发展,农民的生活方式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他们前往经济发达地区打工生活,接受着全新的生活理念,越来越多的人们已经改变认识:考试分数不是唯一出路。但就是这样一种改变却被应试教育的引领者认为是新的“读书无用论”,大加鞭挞。我们呼吁的是“知识改变命运”,但却被只追求分数的固守者改成了“分数改变命运”。打工的农民都已经认识到仅在学校考个好分数是不行的,不是唯一的出路。各级官员依然抱着“分数至上”的错误观念不放,依然以分数作为考核基础教育几乎是唯一的标准。

“上为之,下效之”,有关部门都用考试成绩来考核下级教育主管者,作为升迁上位的关键标准。教育管理者唯上级考核是瞻,必须把分数考核作为唯一生命线,为了完成相关考核,采取各种办法提高分数成为必然。在教师教学管理、学生的学习管理出现了很多被称为军事化的管理措施,有的做法很极端,甚至不够人性,学生从早晨6:00到晚上22:00几乎都排满了课程,除了吃饭、上厕所,有些学校吃饭上厕所的时间都不够用,每天都有几门学科的考试……就这些看似奇葩的做法,却经常得到有关部门的肯定,甚至作为经验推广。甚至有些地区出现了“没有升学率,再好的办学经验只能是放屁,有了升学率,即使是放屁也是办学经验”的对应试教育的极端认识。应试的方法越来越残酷、师生关系越来越紧张、矛盾越来越对立、师德问题越来越突出、学生如吃药长大的鸡鸭一样,耐挫性越来越差,走极端的例子越来越多。这不是笔者的虚构,正在我们身边逐步成为现实。

五、基础教育改变片面追求分数的假设

究竟该实施什么样的教育才有利于学生,有利于国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改变“片面追求分数”已经教育界仁人志士心中梦想,如何可以实现这个梦想呢?笔者愿意做一种假设,如果这样一种假设能成为现实,那么,在小学、初中完全可以逐步真正实施素质教育。

1.假设各地级市(以江苏为例)的教育主管部门把四星级高中的统招生都按照一定的比例分配到各初中,这样,就可以杜绝了各学校之间为了争抢考取统招生而导致的恶性应试竞争。

2.假设政府部门有促进下一代人素质提升的良知,不把教育作为拉动经济的主要引擎。我们看到,有些地方政府投资教育发展的资金能少则少,而利用教育作为经济发展诱饵之心是多之又多。比如:各地利用教育发展房地产的种种措施可见一斑。

3.假设地级市以下的县区制定严格的初中就近入学,绝对不允许跨区择校制度。现在择校热产生的主要诱因,就是城市优质教育资源被无限放大,优质资源产生的重要原因是文化成绩优异的学生扎堆进入某一些学校,提升了这些学校的优质化。假如不符合本区域就读条件的学生不得在就读学校报考四星级优质高中统招生,这样必然能进一步促使择校热的降温,利于实施公平的素质教育。

4.假设考核小学、初中教育的标准逐步丰富。只要中考不再有强有力的竞争,其应试功能就将大大减弱。校长就有可能向发展学生素质方面转移一些注意力,上级部门再制定一些促进学生素质发展的硬条件,比如:把学生成绩作为考核学校工作的50%,而不是一票否决,把学生的行为习惯养成等也作为考核学校的标准,也占到50%,那么各学校将会下大力气去让学生全面发展,素质教育在各初中全面开花将为期不远。

如果假设能存在,“片面追求分数”的生态就有可能朝着良性方向发展,基础教育阶段的小学、初中教育还会大有希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受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就有可能成为现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相关资讯